东邪西毒之外包风云录

原文链接

  • 我名欧阳锋,自三流本科毕业,辗转北上广,后来自主创业,自此已经虚度30几个春秋。五六年前告别打工的生涯,自主创业,在甘肃兰州,接了点私活,注册了西度软件外包公司。说是公司,其实一瓶一钵而已,知道内情的人都了解我这个公司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遇到客人来访,发点小礼品,做个活动,骗一些在校生过来凑个人数。生意好的的时候,一年接七八单,再外包出去,中间做点差价,赚点小钱,虽然不多,也不用在企业里受人指手画脚,闲暇时间喝点小酒,生活倒也过得惬意。当然生活也有拮据的时候,这是候要钱会狠一点,也因为这点,江湖上人送外号西毒。

  • 兰州不比北上广,那里一抓一大把程序员。兰州的技术层次要比一线城市低很多,当然懂行的人也不多,我欧阳锋就曾经干过1W人民币接下一个51单片机上位机程序,当天完成,押七天交工,且让那私企老板还很开心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两年间还做了不少。也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在北上广迫于生存压力转战二线城市,运气好的人可以在二线城市吃香喝辣。我这个公司时常与这些希望进一步发展的程序员打交道,这些人有些做兼职,有些时运不济,到我这里找些财路,皆大欢喜。

  • 今年五黄临太岁,适逢国家西部建设政策的落实,百业待兴。一个企业起步和发展的阶段会给我带来不少的生意。最起码一个单页的门户网站吧,想上的了台面,还会有Android/IOS App的需求,微信公众号也是少不了的,POS机还得支援微信和支付宝……,你可能说你公司人手少,又没技术人员维护,更奢谈开发了,想找个人负责开发和维护,你又觉得不值,想外包给专业的软件公司,你又觉得价钱太高。。。。。其实解决这些烦恼很容易,我有一些朋友,都在北上广待过,技术很牛逼,只是创业失败,目前生活有点困难,你只需要付一笔很少的开支,这个价钱通常是一线城市开发公司的1/3的开发成本,不开发票还可一个打个九折,他们就可以帮助你解决这些烦恼。再重复一次,我公司的职责就是帮助解决这些烦恼。你尽管考虑一下,不过要快。

  • 对我来说,开发一个软件很容易,主要不是我开发,我这里也只是转转手,做个差价,其实开发一个软件不容易,对于开发人员来说。虽然这个领域人人都在喊苦逼,但是总有一些人认为能拿高薪,也有很多人迫于生计,一批又一批的人从事此职业。

  • 初六,惊蛰,每年的这个时候,我的大学同学黄药师都会来找我喝酒。

  • 其实我知道,他每年来我这里除了跟我喝酒,还会找我借点钱。

  • 黄药师是个写代码的好手,起初毕业的时候还在企业了混了两年,后来择准时机,辞职选择做独立游戏开发,一个人包揽程序,策划和美工,在Steam,Apple/Android应用商店上线了一些小游戏,靠一些广告流量,支撑着生计。他的收入有时候很高,当然花钱也快,交了不少女朋友,不过这些女友在他潦倒的时候都离他远去。

 

 

  • 这次他提出能否帮忙开发一款手游,名为《醉生梦死》。黄药师讲:这款游戏设计的目的就是要让人上瘾,游戏人生,醉生梦死。

  • 虽然我早先写代码出身,但是行业限制于桌面应用,Web,微信公众号,Android App,对于手游却没接触过。但是黄药师开价很高,虽然当前没有能力接这个生意,但是我相信在市场上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我更担心的是,接了这活,怕要不到钱。

  • 第二天,塞外起风沙,黄药师扬尘而去,他给我讲考虑一下《醉生梦死》,考虑好的话,尽快跟他联络。

  • 望着黄药师远去的身影,我想,又该招兵买马了。

  • 三月初三,塞外桃花烂漫时节来了位不俗的女子,长发飘飘, 眼神之中流露出犹豫和麻烦。我觉得又是我做雷锋的时候了。

 

  • 此女子在某CBD做文秘,主职工作也是处理些财务报表,只可惜,往往漂亮的女人总会缺少心智,因为工作漫不经心,经常做错报表不说,临近年中结算,上头老板催要报表,这小女子才完成了10%的任务,且老板已经放狠话出来,要是不能按期完成报表,对不起,公司养不住那么多闲人。 此女子找了度娘和谷歌,后来了解到可以开发自动处理程序来按期完成任务,这不,找到我这边了。

 

  • 当我进一步了解后,心里凉了一半,此女子收入不高,平时又把收入放在了穿着和化妆品上,临近月末,薪水所剩无几。她这次来,只带了一篮鸡蛋和一头毛驴。

  • 坦白讲,这个时代,没有一个程序员愿意为了一头驴或一篮鸡蛋写代码。我欧阳锋担保在兰州没有,走遍神州大地也不会有。我建议她死了这份心,尽快想办法筹钱出来,同时也暗示她,如果同意潜规则的话,她比毛驴值钱多了。

 

  • 但这女子也是很有个性的。“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会一直等,直到有人愿意帮我”。

 

 

  •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在我的西毒软件公司外面等。毛驴拴在我的停车位旁,排了好多粪便,我收不到一分钱,心里也是无可奈何。

 

  •  我透过窗户远远地看向她,忽然觉得她很像一个人。这个人曾经远在家乡的桃花林下痴痴地等我,说等我衣锦还乡时娶她,谁知,几年后当我依然穷困潦倒地回到家乡时,她已经嫁给了另外的人。

  • 两天后,塞外来了位寻找工作的帅哥。路遇那位姑娘时,那姑娘问他能不能帮忙开发个程序,谁知这帅哥倒也不理睬她。

  • 后了解到,此人家境好,学计算机的,专职C/C++,自认为学了不少本事,出来闯荡江湖。谁知世事艰辛,找工作要求太高,薪水给低了又看不在眼里。两个月下来,盘缠花费殆尽,又不甘心在快餐店打零工,想接点私活,寻个兼职,于是找到我这里了。

  • 在这几年,我见过很多这种人,读了本《c语言程序设计》,能写几个版本的Hello world,就自认为掌握了核心技术,自命不凡,还有那么些人,学了C看不起PHP,这些人到社会上四处碰壁,到处怨天尤人,其实总结一下,真正精通c/C++的有几个?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人都不敢谈“精通”二字。就拿我来讲,本人精通C/C++,Windows/Linux/Android, Java/JavaScript/PHP/Ruby/Lua/C#等单词的拼写。

  • 后来,我问这帅哥愿意不愿意为一篮鸡蛋开发一个程序。他回答,你可真够黑的,你从中间抽一头毛驴的价钱。我不作答,像这种人目的是钱,而不是毛驴和鸡蛋,更重要的是,他的水平也接不了这个活,但他的回答却是为了毛驴和鸡蛋,有辱写代码这个职业。后来,我给了他另外一件私活,他从中拿了500,我整了2000。

  • 后来我得知,这哥们挣了这500后买车票回家了,据说家里有份祖业,继承下来比在外面求职好。临行前,这哥们趁那牵毛驴的姑娘不注意,强吻了那姑娘,亲的喘不过气来。

  • 那姑娘挣脱开来,从地上抓起一把黄沙撒向他,嘴里骂骂咧咧,”没本事写代码,长得帅有个P用“。

  • 其实我明白这帅哥的心思,跟我当初从北上广离开的时候是一样的,走的时候如同一朵漂游的云彩,轻轻的走了,却未在这个城市留下任何记忆,却带走了失望,带走了无奈。

  • 在那帅哥走后,从乡下来了个名叫洪七的人。我从他的技术博客了解到,他将来能够给我挣很多很多的钱,所以,当他来这里的时候,我首先破例请他吃了顿饱饭。

  • 洪七来自边远地区,交通不发达,但通过信息高路吸取了技术的精华,他的帖子的转载率很高,且置顶和被推荐的帖子也很多,虽然来自乡下,但是在一线城市也能称得上是大牛。

  • 洪七问我外面牵毛驴的那位姑娘是怎么回事,我把拿鸡蛋换代码的事情告诉了他,当然,从我口中出来的是,这位姑娘是骑毛驴来的,她能提供的报酬只有一篮鸡蛋。

  • 洪七是个直爽的人,接下来的两天,他都在我这里加班加点写代码,两天后,他将Build好的程序交给那姑娘,那姑娘后来就走了,再没有回来,当然,他的毛驴也成为了我的私人财产栓在我的停车位。

  • 再后来的两个月,洪七都在我这里做事,他帮我赚了不少钱,但我知道,等他凑足盘缠后,他可能会去北上广闯荡,没人能够留得住他,他也可能会走向成功。洪七走的那天,我有一种失落涌上心头,甚至有些嫉妒。

  •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黄药师又来看我。我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觉得没必要再提及那《醉生梦死》了。事实上,等黄药师喝完了酒,从我这里离开,我也未从他的口中听到《醉生梦死》。

  • 第二年春分,阳光灿烂,也是桃花烂漫的时节,在这个季节里,我从洪七的博客里看到了洪七在上海名企里升职加薪的消息,也收到了黄药师寄来的准备新婚的喜帖。这个时候,我走出房间,望向沙漠,这个陪伴我好几年的沙漠,我头一次感觉它是如此的空虚和单调。

  • 也是在这个桃花盛开的时候,我也总能想起那个曾经的她,那个我曾经拥有但是却又失去的她。

  • 我白驼山上那片桃花林此刻应该也盛开了吧。

  • <全剧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