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l 谈软件

Shlemiel得到一个在路上涂油漆的工作,他要漆在路中间的间断分隔线。第一天他拿了一罐油漆去漆好了300码的路。“做得真好!”他的老板说“你手脚真快啊!”然后就给他一个铜板。
第二天Shlemiel只漆了150码。“这样啊,没有昨天好,不过也还是很快。150码也很了不起。”也给他一个铜板。
第三天Shlemiel只漆了30码。“只有30码而已!”老板就哇哇大叫了。“这实在是无法接受!第一天你漆了十倍的长度耶!究竟怎么回事啊?”
“我也没办法啊,”Shlemiel说“我每隔一天就离油漆罐愈来愈远啊!”

Facebook 小红书

2012年,Facebook 发行股票上市,每个员工收到了一本小红书。

最后一页写着这样一段话:

如果我们自己不创造能够杀死 Facebook 的东西,其他人将会这样做。……互联网不是一个友善的地方。那些不重要的东西甚至都没有机会留下遗迹。它们消失得无影无踪。

内卷

美国人类学家亚历山大·戈登威泽发展了内卷化的概念:在1936年的研究原始文化的一篇论文中,他使用“内卷化”来形容某文化模式达到某最终形态后,无法自我稳定,也无法转变为新的形态,只能使自己在内部更加复杂化。戈登威泽认为,文化模式达到了极致之后,模式的规定导致了文化的外在的统一性,从而渐进发展起统一性内部的不同要素的多样性:如毛利人的装饰艺术要素很少,却有着复杂而精细的设计,戈登威泽将这种现象称为内卷化。

Let them eat cake

《晋书·惠帝纪》:帝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

创新&信息

重新定义公司 阅读记录

创新

创新到底是什么。在我们看来,创新不只是创造新奇实用的想法,还包括实践。“新奇”往往会被当成“新颖”的近义词,因此我们有必要指出,创新的东西不仅需要新的功能,还需要出人意料。如果你的产品只是满足了消费者提出的需求,那么你就不是创新,而只是做出回应。回应是好的,但毕竟不是创新。另外,用“实用”这个形容词来描述高大上的“创新”,实在有点黯然,因此,让我们在前面加上一个副词,把“实用”变成“非常实用”:创新的东西不仅要新颖、出人意料,还要非常实用。将这个概念套用在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上恰如其分:这款车不仅新颖、出人意料,而且非常实用。

信息

我们可以这样思考企业中的沟通问题:想象一栋 20 层高的大楼,你站在中间楼层(比如第 10 层)的阳台上。每层的人数随着楼层的升高而递减。大楼的最高层只有一个人,而大楼的底层(也就是“入门级”)则是人头攒动。现在,想象你正站在室外的阳台上,你上层的人(暂且称作你的“上级”)对你喊了些什么,还扔下来几份文件。你接住文件,小心不让文件被风吹散,并把文件拿到屋里阅读。内容中的确有些可圈可点之处,依照为9 楼工作人员确定的分工细则,你小心翼翼地批注了几个你觉得他们需要注意的重点。之后,你重新回到阳台,向你楼下的团队丢下几张表格和几段文字。楼下的人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你的文件,好像这文件就是《圣经· 箴言》中供给口渴之人的凉水。楼下的人看完之后,转而又会将这个“批注”仪式重复一遍,以便为 8 楼的人“解渴”。与此同时,你 11 楼的上司又在重复刚才的工序了。至于20 楼嘛……哎,天知道他老人家在干什么呢。这就是绝大多数公司信息流动的传统模式。管理中的上层收集信息,并审慎地决定该将哪些信息分发给在他们底下辛苦工作的人。在这样的世界中,信息作为权力和控制的手段被人们囤积。正如管理学学者詹姆斯· 奥图尔及沃伦· 本尼斯所说,许多商业人士之所以能升至管理者位置,“靠的并不是他们所表现出的团队合作精神,而是因为他们深谙与同事们的竞争之道。而这样的风气,只会助长人们对信息的霸占”。这让我们想起了苏联的做法,他们把办公室中所有的复印机都关在双锁钢板门后,以防有人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使用机器的神力将有关粮食生产的五年计划泄漏出去。 当今,绝大多数管理者的思维方式依然与苏联时期的官僚大同小异。他们觉得,自己的任务就是批注信息、谨慎地把小部分信息散布出去,原因很简单:你怎么能将关系企业帝国命脉的信息交给底层那些年轻无知的人。

纪念刘和珍君

正因为他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所以他的行为格外英雄。 [李文亮医生 事件]


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2〕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3〕,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刘和珍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刘和珍生前就很爱看先生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编辑的期刊,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销行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莽原》〔4〕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
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月十八日也已有两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四十余被害的青年之中,刘和珍君是我的学生。学生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5〕其中的一个就是她;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刘百昭率领男女武将,强拖出校之后了,才有人指着一个学生告诉我,说:这就是刘和珍。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学生,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偏安于宗帽胡同〔6〕,赁屋授课之后,她才始来听我的讲义,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学校恢复旧观〔7〕,往日的教职员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才见她虑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执政府前中弹了,从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创伤,只是没有便死。同去的张静淑〔8〕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弹,其一是手枪,立仆;同去的杨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击,弹从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仆。但她还能坐起来,一个兵在她头部及胸部猛击两棍,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刘和珍君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的杨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张静淑君还在医院里呻吟。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枪弹的攒射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全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9〕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女子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弹雨中互相救助,虽殒身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

云在青天水在瓶

忙里偷闲终于把大明王朝1566看完了,对政治和经济更加敬畏。分享那些让人听来振聋发聩的语录。

bilibili 1900影剧室 解读

bilibili 史君说剧 讲解

1.三思就是思危 、思退和思变。知道了危险就能躲开危险,这就是“思危”;躲到人家都不再注意你的地方,这就叫思退;退了下来就有机会再慢慢看慢慢想,自己以前哪儿错了,往后该怎么做,这就是思变。

2.不谋全局者,不可谋一隅,不谋一世者,并不可谋一时。

3.这个世上,真靠得住的就两种人,一种是笨人,一种是直人。笨人没有心眼,直人不使心眼。

4.圣人的书是用来读的,用来办事百无一用。

5.任何人答应你的事都不算数,只有自己能做主的才算数。

6.做事情,不问能不能做成,要问应不应该做。

7.这人啊,熬一天不累,熬十天就累了;小心一年不难,小心一辈子就难了。

8.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黄河虽浊,亦能灌溉;长江虽清,时有泛滥。

9.世间万事万物都只有一个理,各人站的位置不同,看法不同而已。

10.都说人不如旧衣不如新,可在朕看来,衣服和人都是老的好,衣服旧了贴身,人旧了贴心啊。

11.有时离九霄而膺天命 情何以堪;御四海而哀苍生 心为之伤。有时候啊,最亲的不是父子是师徒。儿子将父母之恩视为当然,弟子将师傅之恩,视为报答。

12.只有架起锅子煮白米,不能架起锅子煮道理吧。

13.文官的衣服上绣的是禽,武官的衣服上绣的是兽。披上了这身皮,我们哪一个不是衣冠禽兽。

14.历来造反的都是种田的人,没听说商人能闹翻了天。

15.屋檐滴水代接代,新官不算旧官账。

16.有些事不上秤没四两重,上了秤一千斤打不住。

17.用人之道,贵在知人。两京一十三省的官员,都要靠你们来举荐。有实心用事者,如胡总宪,有顾全大局者,如赵贞吉,这些都是好的。像郑泌昌 何茂才这等硕鼠,竟也荐任封疆,严世藩的两双眼睛,是不是全都瞎了!

18.这个世上,真靠得住的就两种人,一种是笨人,一种是直人。笨人没有心眼,直人不使心眼。

19.人心似水,水是往低处走的,人心总是高了还想高啊!

20.官做的在大,落到底也是居家过日子。

21.平时叫你读读《左传通鉴》,你不以为然;我叫你读一读王阳明的书,你更是不以为然,还说什么半部《论语》可治天下。现在我问你,孔子说的‘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什么本意?孔子是告诉世人,做事时不问可不可能,但问应不应该。毁堤淹田,伤天害理,上误国家,下害百姓。这也叫知不可为而为之?

22.朝廷也就是几座宫殿,几座衙门。饭还是要分锅吃的。

23.读书是为了明理,明了理就有了主张,知道该怎么做。但理是在变化的,又不能守死理。

24.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黄河虽浊,亦能灌溉;长江虽清,时有泛滥。

25.裕王:大明朝谁是贤臣?嘉靖:没有谁是真正的贤臣,贤时用之,不贤黜之。

鲁迅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思考网易裁员事件)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The Wise Man, the Fool and the Slave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What a slave did was just to look for someone to listen to his own grievances. That was the only thing he wanted to do and also the only thing he could do. One day he came across a wise man.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①。“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②。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Sir!” said he sadly, tears trickling down from the corners of his eyes. “As you can see, I lead a subhuman life. I’m not even assured of a single meal a day. If I have one, it’s only a small bowl of kaoliang husks, which even a pig or dog would disdain to eat …”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③说。
“What a wretched life you lead!” the wise man replied with pity.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的: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④;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Isn’t it?” the slave followed up with exaltation. “And I toil day and night without rest. I carry water at dawn and cook dinner at dusk. I run errands all morning and grind wheat at night. I wash the clothes when it’s fine and hold an umbrella for my master when it’s rainy. I take care of the heating stove in winter and keep cooling my master with a fan in summer. I boil white fungus for him late at night. I wait on him at his gambling table without ever getting a tip. Instead I sometimes get a good thrashing …”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Oh, dear!” the wise man said with a sigh, the rims of his eyes looking somewhat red as if he were about to shed tears.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⑤。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Sir! I can’t put up with it any more. I’ve got to find a way out. But what can I do?…”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⑥”
“I’m sure you’ll pull through sooner or later …”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Really? I hope so. But, sir, I already feel much better now as you’ve given me sympathy and encouragement after listening to my grievances. It’s thus clear that Heaven always upholds justice …”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A few days later, however, he again began to grumble and look for somebody to listen to his complaints.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窠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⑦;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Sir!” he cried out tearfully. “You know, I live in a place even lousier than a pigsty. My master treats me like dirt. He treats his Pekinese ten thousand times better …”

“混账!”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Damn it!” the listener swore in such a loud voice as to make the slave start. This man was a fool.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⑧。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
“Sir, I live in a run-down small hut which is wet, dingy, stinking and full of bedbugs. They bite me all over when I lie down to sleep. And the place doesn’t even have a single window …”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Why not ask your master to have a window made?”

“这怎么行?……”
“How can I do that? …”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OK, you show me around!”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As soon as they came to the slave’s dwelling, the fool started to pound its mud wall.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sir?” the slave yelled with alarm.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I’m trying to knock a hole to make a window for you.”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⑨!”
“No, you can’t do that! The master will be mad at me!”

“管他呢!”他仍然砸。
“To hell with your master!” The fool continued pounding away.

“来人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Help! A robber is breaking down our house! Hurry up, or he’ll knock a big hole in the wall! …” Sobbing and shouting at the top of his voice, the slave rolled round and round on the ground.

一群奴才都出来了⑩,将傻子赶走。
Thereupon, a whole troop of slaves arrived on the scene and drove away the fool.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The last one that came out unhurriedly on hearing the commotion was the master.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⑪。
“A robber came to smash up our house,” the slave spoke respectfully and smugly. “I was the first to shout the alarm. We together drove him away.”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You did well,” the master praised him.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聪明人也在内。
A great many people came that day to express their solicitude, among them the wise man.

“先生。这回因为我有功,主人夸奖了我了。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实在是有先见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
“Sir, I’ve just been praised by my master for my meritorious service,” the slave said to the wise man very happily and hopefully. “I remember you said the other day that I would pull through sooner or later. So you’re really a man of foresight …”

“可不是么……”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
“Oh, yeah …” replied the wise man as if he, too, were happy for the sake of the slave.

说明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是鲁迅(1881—1936)写于1925年12月的一篇短文,选自他的散文诗集《野草》。正如该书其他一些篇章,此文也以揭露和冷讽社会相为特点,刻画聪明人的刁巧与奴才之不可救药。

注释

①“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译为tears trickling down from the corners of his eyes,未译为tears falling down in a string from the corners of his eyes,因trickling down表达“一连串落下”或“一滴滴流下”之意。

②“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译为I lead a subhuman life,其中subhuman作“非人的”(more like an animal than a human being)解。此句也可译为I lead a dog’s life。

③“惨然”在此应作“怜悯地”解,故译with pity。

④“侍候主人耍钱”意即“侍候主人赌钱”,故译I wait on him at his gambling table(或mah-jong table、gambling parties等)。

⑤“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意即“我无法凑合下去了”或“我不能再忍受了”,故译I can’t put up with it any more。

⑥“我想,你总会好起来……”可按“你迟早会渡过难关的……”译为I’m sure you will pull through sooner or later …。此句也可译为I believe things will improve eventually …。

⑦“主人并不将我当人”可译为My master treats me like dirt或My master doesn’t treat me like a human being。

⑧“咬得真可以”可按“浑身都被咬了”译为They bite me all over。

⑨“主人要骂的”可按“主人会对我大发脾气”之意译为The master will be mad at me。也可直译为The master will curse me或The master will swear at me。

⑩“一群奴才都出来了”译为A whole troop of slaves arrived on the scene,其中troop比group可取,因前者有“一起行动”的含意。

⑪“他恭敬而得胜地说”可按“他恭敬而沾沾自喜地说”译为the slave spoke respectfully and smugly。

遥远的救世主

天道 电视剧

天道—丁元英经典全剪辑

1、 “着相”的无缘。 当女人不再需要脱下裤子换取温饱奢侈的时候,男人也不再显得那么重要,男女也就有可能平等了…

2、中国为什么落后?……五千年的文化积淀足以让你怕着胸脯说:我们有文化。但是五千年积淀却不能让你挺着胸脯回答说:我们有什么文化?因为有文化和有什么文化不是一个概念。

3、 你不缺一颗杀我的心,只是缺一个杀我而不影响自我评价的理由。

4、 天下之道论到极致,百姓的柴米油盐;人生冷暖论到极致,男人和女人的一个情字。

5、 不可思议一词不是众生道里的对神秘事物的描述,而是如是、本来、就是如此,容不得你思议。告诉你不可以思议,由不得你思议。从数学逻辑上说,一加一等于二,容得了你思议吗?不容,这就告诉你了,一加一等于二是规律,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只能认识、遵循,不可思议。

6、 佛教包括了佛法,而佛法有别于佛教。佛教以佛法证一,进而证究竟,最终是为给心找个不苦的理由,成佛,无量寿,极乐。佛教以假度真的方便法门住福相、住寿相、住果相,是以无执无我为名相的太极我执,致使佛教具有了迷信、宿命、贪执的弱势文化特征,已然障蔽佛法。

7、 救世主是没有的,只有自己救自己;救主,不是人,是道,得救不是破了戒的狼吞虎咽,是觉悟;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

8、 悟道方知天命,修行务取真经, 一生一灭一枯荣,皆有因缘注定。 袈裟原本清净,红尘即是性空, 幽幽古刹千年钟,解了几多痴梦!

9、 神就是道,道法自然,按照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

10、 女人哪,好多贱东西是骨子里生的,只要你是女人就扔不掉。

11、 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本国文化属性的产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12、 什么是客观规律?一切以时间、地点和条件为转移。

13、 愚昧是智者的社会资源。

14、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15、 不能超越本能的男人,不算好汉。

16、 丁元英说:”想干成点事就记住两句话,别把别人不当人了,别把自己太当人了。就这点规律而言,天下乌鸦一般黑。”

17、 原来能做到实事求是就是神话! 原来能说老实话、能办老实事的人就是神! 因此可见,让人做到实事求是有多难,让人做到说老实话、办老实事有多难,而做到的人却成了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 这个世界怎么了?

18、 女人不是因为被爱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被爱。

19、 5年以后我不嫌你老,你就可以不老了吗?5年以后我变成了一个色狼,值得你回头看一眼吗?

20、 生存法则很简单,就是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忍是一条线,能是一条线,两者的间距就是生存机会。如果能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就比别人多了一些生存机会。

21、 隐藏与压抑,你不知道?或者知道,又能怎样?

22、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

23、 古城是留不住你的,我也没奢望天长地久。你给我留个念想,让我知道你曾经这样爱我,我曾经这样做过女人,别让我把记忆都留在床上。

24、 智玄大师沉默不语,静静地看着丁元英,过了许久黯然感叹道:得智的得智,化缘的化缘,烧香的烧香,坐禅的坐禅。

25、 人是有命运的,文化属性和作用在不同人身上的自然规律决定了命和运,改变客观条件,才能改变命运。你是你自己的救世主。

26、 本是后山人, 偶做前堂客。 醉舞经阁半卷书, 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 论到囊中羞涩时, 怒指乾坤错。

27、 如果我的能力只能让我穷困潦倒,那穷困潦倒就是我的价值。

28、 公司在法律条款面前是一天都生存不下去,到时候不是考虑如何经营的问题,而是考虑怎么伺候好这群爷。

29、 说魔说鬼都是个表述,本质是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与众人不同,所谓的地狱之门也无非是价值观冲突所带来的精神痛苦。如果你是觉者,我尊敬你,向你学习;如果你是魔鬼,我鉴别你,弃你而去。即便是价值观不同,就真有那么可怕吗?

30、 你能给我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别剥夺我什么。

31、 一个纯洁到一尘不染的女声,仿佛从天国里倾泻而下,仿佛是一双上帝的眼睛,怜悯地注视着人类,只一声,我骤然有一种灵魂之门被撞开的颤栗。

32、 你是一块玉,但我不是匠人,我不过是一个略懂投机之道得混子。充其量挣几个打发凡夫俗子得铜板,你要求得是一种雄性文化得魂,我不能因为你没有说出来而装作不知道,接受你就接受了一种高度,我没有这个自信。

33、 问:”为人处世当怎么做?” 答曰 :”随缘惜缘不攀缘。”

34、 修为成佛,再求;悟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

35、 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 技术、 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 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36、 人是有命运的,文化属性和作用在不同人身上的自然规律决定了命和运,改变客观条件,才能改变命运。你是你自己的救世主!

37、 启迪人的觉悟、震撼人灵魂的精神拯救的暴利与毒品麻醉的暴利完全等值,而且不必像贩毒那样耍花招,没有心理成本和法律风险。

38、 品性这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个缝,也就离塌陷不远了。

39、 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40、 弱势得救之道,也有也没有。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强焉在?一个‘强’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41、 永远都不会跟你吵架。他的每个毛孔里都渗透着对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跟你讲道理,包容到让你自己觉得低俗自卑。

42、 这个年代,执着于出人头地并不难,难的恰恰是不执着于出人头地 ;一颗阴暗的心永远托不起一张灿烂的脸。

43、 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无欲无不欲,无戒无不戒,如是涅碦。

44、 红颜知己自古有之,这还得看男人是不是一杯好酒,自古以来能有几个男人把自己酿到淡而又淡的名贵 ,这不是为之而可为的事,能混就混吧。

45、 认识这个人就是开了一扇窗户,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已经够了。其它还有很多,比如机会、帮助。

46、 生老病死,有谁因为怕就躲过去了?

47、 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叶晓明他们就是例子。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48、 扶贫的事若以次第而分,也有三个层面。一、天上掉馅饼的神话,实惠、破格,是为市井文化。二、最不道德的道德,明辨是非,是为哲人文化。三、不打碎点东西不足以缘起主题,大智大爱,是为英雄文化。

49、 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人相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碦。觉行圆满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圆满即止,即非无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弥陀佛。佛法无量即觉行无量,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

50、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弱势文化由于易学,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

51、 所谓真经,就是能够达到寂空涅盘的究竟法门,可悟不可修。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性,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无欲无不欲,无戒无不戒,如是涅盘。

52、 因为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是你。你知道了你,你就不是你。

53、 晚辈个人以为,佛教以次第而分,从精深处说是得道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即非文化。从浅义处说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文化。